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www.567848.org > 正文

第一四四五章 海中白云

2019-10-04 22:01  作者:admin 点击:次 

  可是这神仙般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,竟然出手狠辣,如同踩死蚂蚁一样转瞬间毙杀十几头鲨鱼,还是让人感到触目惊心,一个神仙般的女子,本不该与血腥残酷沾上边。

  闻着血腥味道而来的十几头鲨鱼,本以为可以饱餐一顿,却想不到竟然都将性命丢在这里。

  踩死最后一头鲨鱼,白衣人又如同柳絮般飘回乌篷船,令人惊恐的是,她身上竟然没有沾一丝水滴。

  齐宁倒吸一口凉气,他知道这白衣人的武功必然十分恐怖,此时才真正见识到,其恐怖甚至超过了自己的想象。

  “那里都是鱼翅。”白衣人微笑道:“可以尽情取用。将鱼翅割下来,晾干之后,在用开水一泡,想来也别有一番滋味。”

  齐宁没有说话,倒是那船夫手里拿了一只皮袋子,跳下海,从那些鲨鱼身上割下鱼翅,装了一袋子,这才回到船上。

  本来齐宁先前对取到鱼翅食用还是颇为欢喜,但此刻却没有丝毫的食欲,白衣人虽然有着惊人的美貌,但她对生命显然没有任何的敬畏和尊重,取人性命如同草芥。

  这一夜两人都没有睡好,总觉得白衣人登上白云岛,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,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。

  接下来两天,那船夫每天丢给齐宁一些鱼翅,齐宁和赤丹媚为了补充体力,也只能食用,反倒是被绑的白羽鹤,几天下来,却是粒米未进。

  到第三天黄昏时分,夕阳西下,余晖洒射在海面上,金灿灿一片,赤丹媚却已经站起身,指着不远处道:“那就是白云岛了!”

  船将近岛,齐宁闻到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清香味道,远远望去,只见到白云岛上葱翠一片,宛若海上一片绿洲。

  赤丹媚一路上心情沉重,这时候看到熟悉的白云岛,脸上终于露出笑容:“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,每一个角落都熟悉无比。这岛上许多的花草,还是我亲手种下,待会儿我带你去瞧瞧,岛上还有果子,其他地方可吃不着。”

  “现在季节过了,要是早几个月过来,岛上繁花似锦,那才漂亮。”赤丹媚道:“不过这时候过来,刚好是果子成熟的时候。”

  “难怪他很少出岛。”身后忽然传来白衣人柔嫩的声音:“这岛上的景致倒真是不差,早知如此,就该时常过来瞧瞧。”

  乌篷船终究是靠了岸,赤丹媚立时向那白衣人道:“白云岛已经到了,你是否可以解开白师兄的绳子?”

  白衣人却是饶有兴趣地扫过白云岛,海滩上自是一片砂砾,往岸上不远,却是一片石阵,石头雕刻成各种形状,过了石阵,就是一片树林,茂密的树林郁郁葱葱,这岛上的情势,却也不可能一眼看破。

  那船夫抛下锚,白衣人向他微微点头,便见到船夫取了一只号角在手,对天吹号,这人的内力极深,号角声如同呜咽般响起,远远传开。

  白衣人站立船头,只是望着远方,齐宁犹豫了一下,终是欠了赤丹媚的手,跳下了船头,落在沙滩上,白衣人也并不在意。

  那船夫吹号,齐宁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,无非是告知岛上的人,有客来到,不出意外的话,很快就会有人前来相迎。

  齐宁一屁股坐在沙滩上,仰头望着落日苍穹,岛上林荫茂密,空气清新,每一口呼吸,都是让人浑身上下一阵舒坦,心中暗想,这白云岛还真是一个极好的地方,岛上空气怡人,若是在此处修炼武功,真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极佳处所。

  两人渐近,齐宁却已经认了出来,正是白云岛主手下的亡杀二奴,这两人曾经在东齐鬼竹林见过。

  亡杀二奴虽然也在白云岛,却并非岛主的弟子,而是岛主的奴仆,对白云岛主唯命是从。

  亡杀二奴看走过来,看到赤丹媚,都是行了一礼,随即都将目光投向了乌篷船,看到船头站着一名绝世美人,两人都是一怔,亡奴道:“这是三小姐的朋友?”杀奴立刻道:“没有岛主的允许,不得带外人上岛。”亡奴道:“三小姐对岛上的规矩一清二楚。”杀奴道:“今日明知故犯,不知所为何故?”

  亡杀二奴对视一眼,都显出怪异的表情,杀奴瞧见白衣人后面被绑在木杆上的白羽鹤,更是变了颜色:“那是二爷?”亡奴目露凶光:“竟敢将二爷捆绑,真是岂有此理。”杀奴盯着白衣人道:“二爷是被你绑起来的?”杀奴道:“立刻自缚,随我们去见岛主。”亡奴道:“否则你离不开白云岛。”

  白衣人唇角泛起一丝浅笑,道:“莫岛主什么时候喜欢上听戏了?找两个丑角在这里装神弄鬼。”

  亡奴握起拳头,杀奴道:“白云岛乃岛主清修之地,非岛主准许,登岛者,杀无赦!”说到这里,目光有意无意地瞥了齐宁一眼。

  赤丹媚知道亡杀二奴还不知白衣人的深浅,一旦动手,以亡杀二奴的修为,绝非白衣人敌手,向二人道:“岛主在哪里?禀报岛主,有客带着白师兄登岛。”她的意思是让两人赶紧去禀报莫澜沧,来敌非比寻常,是绑着白羽鹤上了岛。

  白衣人却已经笑道:“既然来了,就别急着走。你们岛上的白羽鹤现在就在你们眼前,他已经几天没吃没喝,虽然修为不浅,但若是一直这样下去,恐怕有性命之虞,不出意外的话,天黑的时候如果他还没有解开穴道进食,要么成为手脚再不能动弹的残废,要么会活活饿死,所以你们应该想办法让他活下去。”

  若是白羽鹤真的昏迷过去,神志不清,那倒不是坏事,可如果只是被点了穴道,甚至却很清楚,那么一路行来,当真是残酷无比。

  白羽鹤这样的性情,被绑在船上,受尽折辱,其心态只怕早就崩溃,而且神志清醒,自能感受到饥渴,那也是对**的极大折磨。

  “刚好我身边这位奴仆早闻白云岛大名,知道白云岛上都是高手。”白衣人道:“这两位既然口口声声说杀无赦,那就让我的奴仆和他们比划一番,如果他们胜了,白羽鹤立刻交给你们,否则就只有等你们的岛主前来松绑了。”

  那船夫已经拿着一人高的竹竿走到船头,跃到沙滩上,单臂抬起,那竹竿也是横起。

  杀奴道:“这人想要讨教咱们的功夫?”亡奴道:“咱们就成全他。”杀奴道:“登岛者本来只要交出性命。”亡奴道:“他既然如此狂妄。”杀奴道:“咱们就让他粉身碎骨。”

  “骨”字刚出口,亡杀二奴身形已经如鬼魅般同时往船夫扑了上来,两人配合得默契无比,出手的时机和速度宛若一人,齐宁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所能成就,更不仅仅只是常年累月的修炼就能达到,能够达到如此默契地步,不但经过苦练,而且这两人已经是心意相通。

  两人联手,威力已经不仅仅只是以二敌一,心灵相通的二奴,出手之后的威力,等同于数位高手。

  二奴出手,船夫并没有动作,眼见两人近在咫尺,也就一瞬间,亡杀二奴如同被人从中一刀劈开,左右分开,一左一右探手往船夫抓了过去,眼见得就要抓在那船夫身上,却见到船夫手臂猛地一用力,竹竿横拉,竹端直往左首的亡奴戳过去,身子却是微微一侧,躲过杀奴那一抓。

  亡奴见到竹端戳过来,并不闪躲,探手往竹端抓过去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响,竹端竟是被亡奴一爪抓的粉碎。

  白衣人却似乎没有兴趣观看双方的比斗,或者说这几人的武道修为实在难以提起她的兴趣,她仰首望向天空,夕阳西下,一阵海风吹来,将她柔顺的青丝吹起,一缕青丝在她白皙的脸庞拂过,如梦似幻,味美无比。www.dlm555.com不会有问题最中华医学会核医学分会


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直播| 黄大仙六肖王网址| 九哥玄机资料站三十码图| 六合天书神算网| 香港王中王中特网三期| 心水论坛香港马会开| 新报跑狗玄机图高手解| 金富利高手心水论坛| 济民救世网幽默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