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www.567848.org > 正文

第一四五五章 蒹葭

2019-10-07 20:00  作者:admin 点击:次 

  北宫连城醉心于剑道,或许对他而言,分心于儿女之情,只会成为他剑道之上的障碍,所以对待暮家姑娘十分冷酷,只不过暮家姑娘却是情根深种,而且依照南疆的风俗,在依郎节上拿走了头巾的男人,便是一生的情郎,是以始终跟随身后。

  当暮野王找上北宫连城的时候,北宫连城只告诉暮家姑娘和哑奴都已经过世,但究竟是怎么死的,暮野王也丝毫不知。

  齐宁其实也很好奇暮家姑娘为何会过世,她一直跟随在北宫连城身边,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齐宁一怔,他本以为在北宫连城心中留有遗憾的女人会是暮家姑娘,谁知道北宫竟忽然提到了他的母亲。

  北宫之母据说是歌姬出身,虽然入了齐家,却一直都被齐家排挤,齐家当年也是荆南的世家大族,似乎是因为歌姬出身的妾室会有损齐家的声誉,一直都是不准许她出门,几乎是被软禁在齐家后院之内。

  北宫出生之后,一直与母亲被软禁在院中相依为命,齐家甚至没有将北宫当做齐家子孙,也幸好锦衣老侯爷念及兄弟之情,对北宫母子多有照应。

  “她悲苦一生,我却没有能力保护好她。”北宫平静道:“等我可以照顾她的时候,她却已经离开。”

  “你是否一直都在怨恨齐家?”齐宁终于问道:“所以连齐家的姓氏也不要了?”

  “没有爱,也没有恨。”北宫淡淡道:“我改姓,只是为了母亲,我现在的姓氏,是我母亲的姓氏。”轻叹道:“人生之苦,便有怨憎会,不存怨恨,也就不会为其所恼。我母亲离世的那一天,我与齐家便已经没有任何干系,没有恨意,也没有眷恋。”

  齐宁犹豫一下,才道:“既然你对齐家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,为何......那次在东齐,你要出手救我?”

  “你祖父待我有恩。”北宫道:“他已经走了,欠下他的人情,只能还给他的子孙。”

  齐宁若有所思,北宫却是露出一丝笑容,道:“你可明白我对你说这些话的意思?”

  “仇恨莫要记在心上,那会毁了你。”北宫道:“别人待你的恩惠,你却要牢记心头,因为这世间没有人欠你的,没有人非要待你好。无论你日后走什么样的道路,不要带着仇恨,那样会让你这一生都不快活。”

  暮野王收了齐玉为徒,却不想齐玉蛇蝎之心,在暮野王疗伤之际,突然出手,竟是将暮野王的内力盗取,而且一直囚禁折磨暮野王,想从暮野王口中逼问出暮家武学,若非齐宁出现,暮野王最终只怕要死在齐玉的手中。

  “对他来说,也不是坏事。”北宫叹道:“他对我一直心存怨恨,当年我让大光明寺将其软禁,就是希望佛光普照,他诵经念佛可以消除心中的怨恨。”

  齐宁叹道:“他似乎对你恨意难消,虽然内力被废,但他却还说要重新修炼,有生之年,总要找你算账。”

  北宫苦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恨一个人可以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,爱一个人或许就那么一刹那间,莫非恨意比之爱意还要让人难以舍却?”

  忽然间,齐宁却感觉比起另外两位大宗师,北宫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他虽然看似喜怒不显于色,但内心显然还是存留着常人的喜怒哀乐。

  也正因为他是大宗师,不会轻易向人透露心思,所有的事情只能压抑在自己的心中,无法向人诉说,一个人的喜怒无法找到宣泄口,其实也是一种极为痛苦的折磨。

  几位大宗师心知肚明,一场大战或许很快就会降临,在大战之前,北宫显然是想找人吐露自己的愁闷,而齐宁显然是最合适的人选。

  齐宁既知北宫心情,终是壮着胆子问道:“剑神,丹麦巴西德国等进口猪!我能不能问一个不该问的问题?”

  “据我所知,暮野王来自南疆。”齐宁轻声道:“南疆地处偏远,为何他会对你存有如此深入骨髓的恨意?”

  北宫沉默着,良久之后才道:“我幼年之时,与母亲相依为命,我那时只有一个心思,黄大仙六肖王,此生能够让自己变得强大,天地之下,无人能够欺负我们母子。”淡淡一笑:“齐家老宅那间院子你进去过,我小的时候,在院子里发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,不知是谁丢在那里,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时间有这样的兵器,那也是我幼时唯一的同伴。”

  但想到当时北宫连城所处的环境,那把铁剑自然是北宫唯一的玩具,终日与剑为伴,自然就与剑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“此后,我便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了剑道。”北宫缓缓道:“我前半生一直在摸索剑道的真谛,对我而言,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事情比找寻剑道有意义,所以我从不在意任何人的感受,也因此会伤害到许多人。”

  齐宁心中感叹,暗想北宫能说出这样的话,就已经从大宗师的境界重新回到了人间。

  “我这一辈子最遗憾的是无法照顾我的母亲。”北宫声音很轻,似乎在对齐宁诉说,又似乎是在自语:“但最对不住的却是另一个女人。”

  齐宁没有说话,但已经肯定,北宫口中的“她”,必然是暮家姑娘,对暮家姑娘,北宫不是遗憾,而是对不住。

  “暮野王对我心存怨恨,只因为他以为他的姊姊是因我而死。”北宫轻叹道:“事实上,蒹葭也确实是因我而死。”

  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北宫轻吟道:“蒹葭本是低贱的水草,南疆的风俗,取命之时,名字越是低贱,就越好养活。”

  齐宁微微点头,他这是一次知道那暮家姑娘的名姓,轻声问道:“她......她是怎么过世的?可是......患病故去?”

  他不说话,齐宁也不好多问,只是站在北宫身侧,心想看来北宫对于暮蒹葭还是心存愧意,也难怪暮野王几次三番寻仇,北宫虽然伤了他,却并没有杀他,以北宫的实力,要杀死暮野王自然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若是厌恶暮野王给自己带来麻烦,北宫完全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,他没有杀暮野王,终归是内心深处也是觉得对不住暮野王。

  “一个人往山巅上攀登的时候,一心想着到达巅峰,并不在意陪伴身边的那些人和事。”许久之后,北宫忽然道:“直到登上了山顶,环顾四周,发现那些曾经在自己身边的人都已经消失,高处不胜寒,并非是因为山巅上真的寒冷,而是因为登上山巅付出的代价太大,曾经拥有的一切,都被作为代价丢失,等到失去之后,才发现那些本就是最为珍贵的东西。”说到此处,北宫瞥了齐宁一眼,轻声道:“莫要伤害关心你的人,也莫要为了自己的私欲,放弃自己拥有的东西。”

  北宫淡淡一笑,没有再说话,而是转身,单手背负身后,缓步离去,此时暮色降临,天地之间一片昏暗,看着北宫的背影,齐宁忽然感觉这位大宗师孤单而落寞,形单影只。

  也许让北宫回到当年,他会做出另外一个选择,也许他不会成为大宗师,但他所拥有的,显然比成为大宗师更有价值。

  《锦衣春秋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,笔趣阁转载收集锦衣春秋最新章节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
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直播| 黄大仙六肖王网址| 九哥玄机资料站三十码图| 六合天书神算网| 香港王中王中特网三期| 心水论坛香港马会开| 新报跑狗玄机图高手解| 金富利高手心水论坛| 济民救世网幽默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|